九州北上編 - [15日目] 於天神町遇見天神

「奇諾你現在正向那方向前進?」

「唔?南面呀?」

「標題,不改嗎?」

「不用啦,反正最終來說也是向北走,現在我只是去一去最南端。如無意外的話兩三天後就會向北前進了。」


沒錯。"如無意外的話",呢。


0628於垂水中央運動公園出發,越來越習慣露宿了。


轉到68號線,目標是本州最南端的佐多岬!


一路上沒什麼風景,只好聽一聽音樂。


然後去到某個下坡位時———


「呀,耳機位置又歪掉了(單手調整)」

「喂!好好的不要單手控車呀很危險的!」

「沒問題啦漢密斯,我的技術已經進步了很多,這種斜坡我單手也———」


突然,一陣超強側風——


「嗚,嗚哇?!」


當時我用左手調整耳機位置,右手握住單車手把。
單手控車,加上失平衡之際,右手自然用力按煞車。


大家也知道右煞車是煞哪一個車輪吧?
沒錯,是前輪。


如果在下坡時一口氣煞停前輪會發生什麼事?
人,會向前飛。


(碰!)


「奇諾?!奇諾!沒事吧?!」

「好......」

「...好?」

「好痛呀!!!!!!!!FUCK!!!!!!!!!!」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試過這種摔法,當時膝蓋痛到我坐在地上整整1分鐘動不了。
然後檢查傷口......


左膝,右手大姆指下方


嚴重擦傷。
不是平時那種表皮級數,而是到達真皮層。用肉眼也能看到該擦傷部份是凹下去的。當時我還是穿長褲惹......


左肘,右掌下方,輕微擦傷。


左膝關節......損傷程度不明。


「振作點,你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

「是...?」

「先把我扶起停泊在路邊...」

「呀是的(´・ω・`)」


還好當時在行人步道上炒車,如果是在車道上炒就好笑了......


實際上當時車道上也沒車啦...


先用清水洗一洗傷口,然後貼膠布當,緊急療傷(實際上我也只有這些醫療物品了)


「還走得動嗎?」

「嗯......意外地可以」

「那...還踩得動嗎?」

「嗯......意外地可以」


然後就用傷腿慢慢前進,不過之後都是下坡路,不怎麼費力就到了鹿屋市中,一個叫天神町的地方......


那裡有個小涼亭,我坐著重新檢查傷勢時,一位老人抱著一隻老狗,緩緩地經過漢密斯身邊......


「喔,日本一周嗎,真厲害。來,請你喝果汁」


他自顧自地走到附近的自販機先幫自己買了罐咖啡,然後再投入了200yen,讓我自己選飲品。
我只好拖著傷腿慢慢走過去買了一瓶Aquarius。


「腿,怎麼了?」

「剛在上面摔了一下......膝蓋有點...」

「喔,你等我一下」


老伯走到旁邊的民家,過一會後帶了另一位老伯出來,手上拿著一個小瓶和藥膏。
他幫我消毒傷口,再塗上藥膏,最後再非常用力的拍力我的背一下,大聲說:「加油喔!」


真像漫畫中會出現的情節。


「那...你現在怎樣?繼續前進嗎?」

「嗯,我想去佐多岬。」

「從這裡?距離60多公里呀,你行嗎?」


呃,很勉強呢。畢竟傷了關節,如果太拚不知道會不會有後遺症。
最慘的是我已經離開了鹿児島市,現在的位置怎看也不會有民宿,GuestHouse之類


就在我陷入沈思之際......


「不然你今天在我家休息一天吧」

「咦?」

「反正家裡只有我和這條老狗,休息一晚明天才出發吧」


當下我的心裡非常掙扎。雖然一路上試過收到飲料,收到食物,可是到別人家過夜好像有點太厚臉—————


「那就拜託你了!」

「?!說好的非常掙扎呢?!」


哈哈,最後決定到老伯家住一晚了。這會是一次很好的經歷呢!


然後再老伯家放下行李,他就開車帶我去吃早餐,還帶我去了鹿屋市中的兩個景點


鹿屋航空基地史料館、有不少關於夏威夷作戰(突襲珍珠港)的資料。
當時的攻擊訓練以錦江灣為中心,鹿屋也參與其中。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戰機,直昇機的1:1展出,軍備迷一定要來看呢。



神川大滝公園。
沒反應就只是一個大瀑布。


比起瀑布我對這大吊橋更有興趣,不過我現在的狀況要上去簡直是自殺行為。



到了晚上,左膝開始越來越痛。
和上平(かみひら)さん商量了一下,如果明天還是痛就去看醫生。


就是這樣,今晚就在上平さん家裡休息。


起點:垂水中央運動公園
終點:天神町
行走距離:15.9km
県制覇:2/47
極点制覇:0/4